正文卷 第286章:產子

穿越小說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大家詭秀正文卷 第286章:產子
(穿越小說 www.kndqnr.icu)    梁爾爾道:“王爺,這點你完全不用擔心,一年之約到了之后,我就帶著孩子離開,他絕對不會覬覦你們蕭家的江山社稷的!”

    他爹姓鄒!

    當然,這四個子,梁爾爾沒說出來,不愿意再刺激蕭見楚了。

    蕭見楚冷冷看著梁爾爾,斬釘截鐵:“一年之約還沒到,如今你是我的皇后,這個孩子要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梁爾爾搖頭,下意識往后躲,“蕭見楚,孩子是我的!你不要動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這可由不得你。”蕭見楚緩緩閉上眼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做什么?!”梁爾爾驚覺起了,但是奈何手腳不便,根本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初四。”蕭見楚喊了一聲,之前初四端著一碗藥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梁爾爾見到那碗藥,瞳孔緊縮:“蕭見楚,你,你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本王說了,這個孩子要不得。”蕭見楚給初四示意,初四端著藥碗走到了梁爾爾面前。

    “娘娘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梁爾爾掙扎地想避開,手腳灌了鉛,用力一動,全身韓涔涔。

    “蕭見楚!不要!”梁爾爾大喊,眼看著初四的藥就要灌倒嘴里。

    梁爾爾不敢再喊,死死抿著嘴,目光盯著蕭見楚,祈求的,凄厲的,絕望的,無助的……混著眼淚流出來。

    蕭見楚避開眼不看。

    就在初四的藥即將灌入梁爾爾的口中時。

    大門打開,一柄劍橫在了蕭見楚的脖頸上,來者正是鄒藍。

    就在梁爾爾還來不及開心的時候,于此同時,兩把劍又橫在了鄒藍的脖頸上。

    蕭見楚對于眼前的一幕,并不吃驚,也不害怕,完全不在意自己脖頸上橫著的劍。

    鄒藍也是如此,手里的劍握得極穩,只要前進半分就能要了蕭見楚的命。

    “鄒護衛,放下你手中的劍。”初三沖鄒藍道,“威脅皇上,可是株連的大罪。”

    鄒藍不語,盯著蕭見楚道:“放了爾爾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朕不放呢?”蕭見楚慢條斯理,“你要殺了朕嗎?”

    鄒藍的劍一橫,蕭見楚的脖頸出現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鄒藍!”初三厲聲道,“傷了皇上,你也活不了!”

    蕭見楚抬手,修長的手指蘸了一下脖頸的血痕,不疾不徐道:“不僅你活不了,梁爾爾跟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要給朕陪葬的。”

    鄒藍臉色難看:“你到底想如何!”

    蕭見楚看向他,鄒藍直視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你離開梁爾爾。”蕭見楚道。

    話音落下,鄒藍一頓。

    蕭見楚一字一頓道:“若是你離開她,朕定會好好待她腹中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鄒藍不語。

    一旁的梁爾爾看著眼前這一幕,總算明白了過來,蕭見楚此次前來,威脅自己要打掉孩子就是為了逼迫鄒藍現身,然后提出他的條件。

    梁爾爾想到鄒藍要離開自己,想也不想:“不行!”

    她看向蕭見楚:“我們的一年之約就要到了,蕭見楚,你不能言而無信!”

    蕭見楚轉頭看她:“爾爾,本王不會言而無信。一年之約到了,本王自然會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梁爾爾氣急:“那你現在是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本王現在是在與鄒護衛談條件。”

    梁爾爾氣急,還想說什么,那邊鄒藍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鄒護衛開口,緩緩的,一個字像是從嗓子中擠出來的一樣。

    梁爾爾如遭雷擊,瞪大眼睛,怔怔看著鄒藍。

    鄒藍沒有看梁爾爾,或許是不敢也或許是不忍,他手里的劍因為攥太緊,微微發抖:“你最好說話算話。”

    蕭見楚鄭重點頭:“君無戲言。”

    鄒藍盯著蕭見楚,盯著許久,嗖的收回劍,然后,轉身離開了!

    “鄒藍!”梁爾爾心中慌亂,不由大喊。

    鄒護衛腳步微頓,然后,頭也不回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直到鄒藍離開,梁爾爾都覺得這只是一場夢。

    蕭見楚理了理衣衫,走向梁爾爾。

    影衛們見狀,紛紛離開的屋中。

    偌大的屋中,梁爾爾瞪著蕭見楚,瞪得雙目發紅,恨不得上去撕咬。

    蕭見楚被她的目光刺的,心中疼痛,但是還是固執地看著了,毫不退縮地與其對視。

    他苦笑了一聲,說:“若是你現在手腳能動,想必,本王的臉頰上要有五指印了。”

    梁爾爾咬牙切齒:“蕭見楚,你到底想怎么樣!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見。”蕭見楚說,“本王想留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想待在你身邊!我喜歡的人,是鄒藍!鄒藍!”梁爾爾吼道。

    “鄒藍已經不要你了。”蕭見楚望著她,沉聲道,“你忘了嗎,就在剛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逼迫他的!”

    “是,本王是逼他了。”蕭見楚說,“可是他也就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用我的命逼他!他能不就范嗎?”梁爾爾狠狠瞪著蕭見楚,“我沒想到你是這么卑鄙的人!”

    蕭見楚并不在乎梁爾爾罵他,他嘆口氣:“本王之前就告訴過你,讓你離開,但是你沒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真后悔我真沒走!”梁爾爾打斷他。

    蕭見楚張了張嘴,一向氣定神閑的他,將人被嗆住了,張了張嘴:“知道走不了,就安心地留在本王的身邊吧……這個孩子,本王會好好對他。”

    梁爾爾閉上眼,不想再看蕭見楚。

    蕭見楚倒也沒有再說什么,深深望了梁爾爾一眼,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留下梁爾爾對著空蕩蕩的房間,了無聲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坤寧宮那一晚,灰慘慘地落了幕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梁爾爾再也沒有見過鄒藍,鄒護衛這個人一言九鼎,說到做到,梁爾爾太清楚這點了,她擔心,擔心鄒藍從此真的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心中的另一個聲音卻告訴梁爾爾,鄒護衛不會走來的,鄒藍回來找她的。水深火熱的煎熬中,天一天天涼了下去,梁爾爾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的手腳依舊活動不便,琉璃更加精細當心的服侍她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天。

    梁爾爾早上起來,一頭冷汗,喊來琉璃。

    “娘娘!你怎么了!”琉璃見梁爾爾臉色蒼白,嚇了一跳,連忙將人扶好。

    “去,去通知蕭見楚……”梁爾爾牙齒打顫。

    琉璃一頓,心里慌張又不解。

    皇上……

    自從那次從祭天臺回來,皇上當晚來了一次坤寧宮,之后就再也沒有來過了,她一直以為,皇上要冷落娘娘了。

    娘娘這邊更好,皇上不聞不問,她也不聞不問,甚至都不許自己提起皇上……

    這邊梁爾爾一把主抓琉璃的衣角:“去找蕭見楚,說,說我需要出宮。”

    她蔓心發作了。

    琉璃見梁爾爾的樣子可不敢耽誤,連忙去找蕭見楚。

    此時蕭見楚正好下了早朝,見到梁爾爾身邊的宮女,頓了頓。

    琉璃手忙腳亂:“皇上不好了!我們娘娘生病了,她看起來不太好!說,說要出宮!”

    蕭見楚聞言,轉身往坤寧宮走去。

    等他趕到時候,梁爾爾已經陷入半昏迷的狀態,整個坤寧宮的宮人慌了手腳,已經有人去請太醫了,只是太醫還沒到。

    見到蕭見楚走進來,宮人們像是有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蕭見楚大步流星走到床邊,將梁爾爾抱起來。

    外面,初三已經準備好了車馬。

    蕭見楚沉著臉,抱著梁爾爾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梁爾爾迷迷糊糊:“鄒……”

    藍字還沒喊出來,就被人捂住了嘴巴,蕭見楚一手抱著她,一手堵者她的嘴。

    梁爾爾半昏半醒,覺得十分難受。

    “再叫他的名字,本王就不管你了。”雖然嘴上是這么說的,但是抱著的手,卻一直沒有半分放松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車子很快到了青大夫的住處,青大夫看著蕭見楚懷中的梁爾爾,連忙蕭見楚將人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蕭見楚將人輕輕放好,看向青大夫:“他把藥給你了吧?”

    這個他是誰,不用多說。

    青大夫點頭:“給了三顆。”

    “給爾爾服下。”蕭見楚道。

    青大夫也絲毫不耽擱,連忙給梁爾爾服藥施針拔毒,初四在一旁幫忙。

    蕭見楚雖然幫不上忙,但是不愿意看,就站在床邊不遠處,看著青大夫施針。

    就在青大夫施針實到一半的時候,他的院門被敲響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一連串兒,不間斷。來者的拍門極為焦急,像是出了什么人命關天的大事。

    初三守在院中,幫忙將門打開。

    只見來者穿了一聲大理寺衙差的衣服,大約是來的太急了,腦門一頭汗:“青大夫在嗎!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初三道。

    “快讓青大夫跟我走!人命關天!”那人急切道。

    初三不疾不徐:“青大夫正在里面施針呢,里面也是人命關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邊更重要!”那大理寺衙差說著,擦了一把額角的汗漬。

    初三挑起眉梢,更重要?

    大理寺衙差顧不得解釋,他也不認識初三,更不知道,里面正在被施針的人是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“快讓青大夫跟我走!在晚一步,就來不及了!”

    初三攔住他:“等青大夫施完針,他可以跟你走,但是現在,你不能帶走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邊真的人命關天!”大理寺衙差急的跳腳。

    初三不疾不徐:“那也不行,你出去吧,不要打擾到青大夫。”

    衙差急了,也不管初三說什么,甩開人就要進去,但是被初三輕松攔住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知道自己不是初三的對手,索性就喊起來:“青大夫你在嗎!你快救救青姑娘吧!她就快要死了!他是你親妹妹啊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正在屋中施針的青大夫一頓。

    蕭見楚皺了皺眉,他正要將人趕走,青大夫忽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蕭見楚微微不悅。

    青大夫道:“梁小姐沒事的。”

    說罷,打開門,見到了那個吵吵嚷嚷的大理寺衙差。

    “你剛才說澤蘭,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青姑娘難產大出血!現在快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青大夫倏然瞪大眼睛,“你,你說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說,青姑娘難產大出血!她讓我們來請你!說世上只有你能就她的命!”

    “澤蘭難產!澤蘭怎么會有……”青大夫震驚到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“這些您見了青姑娘您就知道了!她現在大理寺,等著您去救了!”大理寺衙差道,“青姑娘讓我跟您帶句話!您現在可以進洛京城了!”

    青大夫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神醫,您倒是快些啊!”

    “哦!我,我這就去!”青大夫慌了神,連忙去屋中背藥箱。

    蕭見楚攔住他:“爾爾怎么辦?”

    青大夫這次想起來,還有一個梁爾爾。

    他急忙道:“梁小姐的毒已經拔除地差不多了,只差最后幾個穴道了!”說著,急切地看向初四:“你跟了我這么久了,剩下的,你能完成吧?”

    初四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青大夫急切地看向蕭見楚:“你放心,梁小姐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在初四保證了,自己也能幫梁爾爾拔除蔓心之毒之后,蕭見楚才不情愿地放走了青大夫。

    青大夫背著自己的藥箱,騎上快馬,沖向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回來洛京了,這次回來,按理說應該是近鄉情怯的,但是,此時他可沒有心情去在乎這些。

    青大夫關心的,是大理寺的青澤蘭。

    她不是被關進了大理寺牢房了?!怎么會懷孕?!孩子是誰的?!

    帶著一肚子的疑問與焦急,青大夫終于見到了青澤蘭本人。

    大理寺的牢房中,陰暗潮濕,她躺在木板床之上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澤蘭!”青大夫雙目刺疼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青澤蘭氣息微弱,“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青大夫連忙將翻滾的情緒收起來,快步走進牢房中,挽救青澤蘭的性命。

    這場挽救持續了很長時間,從白天到黑夜。

    青大夫的衣衫近乎熟透,青澤蘭的命,算是堪堪保住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青澤蘭期間昏了醒來,昏了醒來,如今半醒著,嘴里喃喃道,“我的孩子……給……給景川……”

    青大夫這次想起來這件重要的事情!

    青澤蘭生子了!

    產婆早就將青澤蘭的孩子抱出了牢房,青澤蘭此時虛弱著,嚷著要見孩子。

    青大夫安撫她:“一會兒,一會兒我就給你抱過來。”

    穿越小說 www.kndqnr.icu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大家詭秀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大家詭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大家詭秀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6码复式三中三论坛